台北的五月空气湿热,街道干净,随处可见的便利店和营业到晚上的夜市让这座城市即使在睡梦中依然生机勃勃。

  这里是今年MSI淘汰赛的举办地,也是LMS赛区的核心所在,正如柏林之于LEC,洛杉矶之于LCS。我们就是在这里见到了AHQ俱乐部共同创始人暨执行长Henry。AHQ这支LMS赛区老牌强队孕育过蜚声海外的选手,也因此一直被海内外瞩目。然而去年所有人看到的是一支老牌强队光芒最暗淡的一刻,这是2014年以来AHQ首次缺席全球总决赛,并且之后,在今年的春季赛上,他们依然没有重回赛区前二,对比他们之前的成绩,这是坎坷的一年。老将退役,新人登台,从这些动作能清楚地感受到,AHQ正在努力完成一个破茧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有挣扎,有痛苦,有许许多多不适应,但是如果想要重新绽放光芒,这是必须经历的。对于AHQ来说,这或许是一个漫长的调整期。

  在调整中的不仅仅是AHQ战队,整个LMS赛区都与他们一样,同处于一种寻求出路的尝试中。今年在台北,这个属于LMS的城市举办的比赛,没有等来自己的东道主——FW在小组赛中被淘汰。之前LMS赛区在全球总决赛中已有数年不能小组赛出线,是AHQ和FW在MSI中的表现力证LMS依然有资格跻身五大赛区。

  而今年,随着FW未能在MSI小组赛出线,LMS赛区的实力争议越发尖锐。AHQ近况如何,LMS赛区又该何去何从?我们就这些问题向Henry展开了采访。

  AHQ——往下扎根,一步一步坚持走对的路。

  Q:Henry你好,感谢接受这次采访。去年有点可惜没有在全球总决赛上看到AHQ,所以大家对AHQ的近况不是特别了解,因此首先还是想知道有些AHQ的情况。18年到19年,AHQ的成绩比较起伏,中单西门一度转为打野,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什么?

  A:S7世界赛结束时,其实选手状态还不错,我们想说老选手应该还撑得了一年,但2018年春季,打野老山明显需要休息,辅助ALBIS也萌生退意,整体训练状态明显下滑,所以在夏季赛的时候,我们找西门讨论,以中单培养新人wako+打野由西门担任+辅助由鲔鱼这样的一个组合来打S8夏季赛。

  有人会说,为何不把当初青训生留下来,我想除了第1点,我们想说原S7的选手应该还撑得了一年这个原因,所以在2017年底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青训AHQ Fighter在升降赛取得LMS资格后,我们把资格卖给MAD Team,另外在教练及选手的部分也是与MAD Team达成了一定合作的共识,所以我们并没有留下年轻的打野,当初就财务上考量,出售资格跟队伍其实是有一笔不小的收入,毕竟在LMS赛区,在Garena本无心经营的状况下,你就是留下一堆人去打世界赛,也没有什么实质的收入能支撑团队的运营,所以我们在营运数字与团队整体实力中做了一个取舍与平衡。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当初留下一个年轻打野在调度上会更好一些,毕竟是自己青训培养出来的,总比重新来要好些,但运营这事没人说得准,反正这责任我经营者扛。

  2018夏季赛前西门打野版本适应是不错的,但就像先前访谈西门说的,一开始开赛前,打野版本适应得不错,但后来版本改变,在野区的表现也不是那么好,教练团意识到表现并不是那么好的时候,就决定西门不应该出场那么多。这些并不是单单选手的问题,教练团也在学习,毕竟从S4-S7的胜利方程式在S8要面临大改变,从训练方式,队伍风格,团队气氛等等,都是团队要一起学习成长的,这一点我们调适蛮长的一段时间。

AHQ执行长Henry专访:LMS赛区的迷茫和探索

  Q:和刚才也说到老将和新人之间的取舍,这个问题比较直接,队伍有新老选手青黄不接之类的情况吗?

  A:S8开始后一直都有,LMS这个赛区一直都存在一个无形压力,拿冠军就是天堂,没拿冠军就是地狱,所以很多队伍在资源投入上都是用交易选手,购买外援的方式在经营,这种炒短线的经营方式,等于每年都要面临阵容改组的风险。

  AHQ一直秉持的观念就是选手必须来自于牛棚青训,所以我们一年会投入将近千万去培训年轻选手,包含我们成立超竞数位这间公司一样,我们的理念是希望把选手培育往下扎根,所以我们跟学校,政府单位做深度合作,我们目标很清楚,打通向传统体育这样一个体系,这个体系不是就办办比赛,就能挖掘出选手,不可能的,年轻选手要有人教,现在一堆没质量的业余比赛,就算拿冠军有意义吗?这些年轻选手要的是能有一个升上职业队伍的管道体系。

  面临S9赛季,AHQ还是面临本土选手青黄不接的情形,所以我们第一次引用韩援,但我们找韩援的方式跟其他队伍也是不一样的,我们不会花大钱炒短线合约,我们可以花钱买优秀队员,让成绩打响品牌,让体系快速成型,但是没有必要用不合理的高价争抢资源,我们更希望能具备健康,长期,可持续的体系去维持成绩。

  我们很高兴在S9春季赛,我们的青训队SE又再次取得LMS资格,这是AHQ第二次成功的用我们的训练体系,取得职业联赛的资格,这个纪录,我相信是全世界第一,也是给我们团队一次肯定。我想越是艰困的赛区,还是有俱乐部一步一步在坚持走对的路。我们要不断的产出好的选手跟教练,我们不会只是伸手要糖果,当初我的合伙人也是AHQ创办人蟹老板在找我一起经营时就说过,这个环境生态助强不助弱,职业电竞是要建立生态,不是把它当作是一们社会公益或是富二代的玩具。我们看到LPL的经营者也都慢慢导向专业经理人在运营,所以AHQ更必须要坚持这样的运营原则,不然就算机会来了,你还是会被淘汰。

  Q:今年年初,西门宣布退役,那么An与Ziv同样也是AHQ队中的老将,你觉得他们还能打多久呢?

  A:老将在队伍里的价值有很多面向可以做评价,不单单只有在个人竞技状态上,还包含很多经验传承,毕竟他们都参加过4次世界大赛的选手,另外他们状态也一直维持的都还不错,心态也都很正面,在队伍训练跟比赛也都发挥出不错的价值,所以我认为他们在未来的1-2年都还是能有不错的表现。

AHQ执行长Henry专访:LMS赛区的迷茫和探索

  Q:年龄是电竞选手的天敌,那么既然现在AHQ阵容里已经有多名老将了,请问俱乐部对此有准备吗?比如去寻找一些年轻选手?

  A:在2017年底,我们成立超竞数位,专攻青训选手培育,目前AHQ体系下仍维持两个次级联赛的队伍以及4个顶级校园队伍,从2018年我们应该包办所有相关业余联赛冠军,目前韩服菁英跟大师的年轻选手我们手下应该有超过20位以上,另外我们也跟地方政府成立电竞产业人才培训基地,在下个月准备开设第一届保证就业的电竞教练师资班,教课的都是参加过世界赛的资深后勤人员,这些都是未来除了能够提供AHQ新的血液,也希望未来能跟联盟,队伍甚至是其他赛区做更深入的合作。

  Q:AHQ在次级联赛ECS中也是有着自己的战队,而且成绩很好,可是这几年里,从那支战队里升到AHQ的选手却不多,能再说说更具体的愿意吗?

    A:刚刚提过,第一个升上LMS的队伍,因为上述原因我们没有留下来,蛮可惜的,但后续在2018年,我们还是陆续产出优秀的青训选手,目前在适合AHQ体系下的选手我们都已经纳入训练体系,夏季赛训练状况允许的话会安排上场,至于其他的,我们也都安排到对的环境让其有更好的发展,毕竟现在职业战队比赛游戏规则,你留下一堆选手,但上场就5个,比赛就BO3,到季后赛就BO5,比赛版本又一直更新,说真的,赛制上也不允许队伍编制太多选手,因为资源到位不了,这些很多都是经营上的取舍。

  Q:你觉得当老一批AHQ队员全部退役后,新一代AHQ的搭建思路是什么,才能让队伍保持生命力?

  A:俱乐部的价值体系很重要,选手一定会世代交替,但价值体系不会变,我们在营造的不单单只是为了拿冠军,我们在做的是一个产业体系,创造的是在这个体系下每个人的职业生涯,所以AHQ非常看重教练后勤体系,电竞俱乐部是一个品牌,我们希望当讲到英雄联盟,PUBG,传说对决的时候,我们会提到AHQ,英雄联盟我们参加四次世界大赛,两次次级队伍取得LMS职业联赛资格,PUBG我们已经达成赛区三连霸,传说对决我们在2018年世界冠军,这些成绩背后代表的是一个运营体系,是整个团队用心经营出来的结果。今年我们更是协助成立台北市电竞选手职业工会,让选手有更深的保障。未来我们会进行更多的产业扎根的工作。

AHQ执行长Henry专访:LMS赛区的迷茫和探索

  LMS赛区——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 探讨一下【效果】跟【效率】

  Q:回到这次MSI,MSI这次来到台北,但是LMS队伍没有进入四强,而且之前几年LMS的世界大赛成绩也相对不那么出彩。你觉得如今LMS赛区战队在国际舞台上竞争力相对较弱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呢?

  A:MSI本身就是一个各大赛区第一名的队伍高水准的较量,英雄联盟发展到今年已经第9年头,很明显在S8开始各大赛区开始联盟化后,我们已经跟LCK,LPL,EU及NA有一定的实力差距,这个差距的来源主要是资本的投入以及专业经营人才及思维的投入,在经过这几年各大赛区资源的投入远远超过LMS,尤其是联盟化赛区把LMS赛区越拉越远,目前LMS赛区没有一个主导单位能够做长远且有效的规划,这跟市场大小并无绝对关系,是当你把职业电竞用游戏收益来当作指标时,职业电竞就很难有突破,我们都知道,LMS的主办方Garena本对职业电竞的态度,早就被LMS赛区唾弃,不管是战队,粉丝甚至是Garena本内部工作人员自己都感到非常失望,但除了表达不满,似乎还是拿这个游戏代理商没辄,这个才是赛区实力没办法更进一步提升的最重要关键。我们没有创造一个优良的环境让选手成长,我们只是为了做联赛而做。比赛的风格上,LMS在S4-S8有过两批优秀的选手,一个是S4-S7的AHQ,一个是S6-S8的闪电狼,AHQ跟FW高峰重叠的时期,是LMS联盟化最好的时机点,但很可惜没看到,AHQ选手后来陆续退役,FW选手陆续出走往LPL,目前两队都面临转换期,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调整的更好,所以本次MSI FW能进四强当然最好,但没进也是预料之中,毕竟从资金,人才跟策略,已经慢慢被拉开,但我认为在未来两年内,实力上仍然是能站稳第五赛区。

  Q:你个人认为接下来LMS赛区如果想要改善现状,会需要做些什么呢?

  A:这几年来LMS的发展,从【效果】来讲,是“钱都花了,但事情没有做起来。”什么叫做“钱都花了”,每年“英雄联盟”的代理商Garena本肯定也是花了一堆钱,加上各大战队一年加总起来的花销,这花出去的钱其实是一大笔。但是没有【效果】,甚至比前几年更出现了倒退。

  如果代理商觉得游戏收入又快又多,相比起来职业电竞产值虽然有但是成长慢,所以就越来越将自己的企业文化,KPI与职业电竞分开,那对的人,对的资源就很难集中到职业电竞的发展。如果真正认真去做,用对的人,对的资源,对的策略,(如果发现不对就尽快修正),那么逻辑上才有希望。这也才能不断让【效率】提高,发展起LMS的职业电竞产业来。

  战队的出资者其实都是更长期看好这个产业,并且肯出资来做。不管做得好还是不好,钱都是花出去了,但关键是钱怎么花?每个战队都在讲缺人,缺人,但只是“讲”不够,有没有人愿意做长期培养选手的承诺每年的预算,大部分的经费都花在找外籍选手:薪水超高,合约短,这样根本都在做没效率的投资。

  找到对的人,才能定出好的策略。定出好的策略,要长期培养和实行。

  LMS难道不具备自身的优势吗?当然不是!

  人才–LMS赛区有1450万游戏人口,拿过世界冠军,优秀的电竞人才从教练到选手到解说都有。但是,真正有市场价值的其实目前就只有一个英雄联盟,其他几个CS GO,Dota 2,Overwatch,王者荣耀等。我们必须人才精致化,必须集中培养关键性职业电竞项目,不能把职业电竞与游戏比赛混为一谈,这样会造成资源分散。

  网路普及度及密集度:台湾网路的普及及品质,加上人口的密集度,让台湾的都会区有很大优势可以发展职业电竞的机会,我们应该利用这样的优势,创造出台湾的特色。

  硬体大厂,没错技嘉,华硕,微星,宏碁都在LMS赛区,但其实台湾硬体厂商受限于传统的行销模式,我们很少看到这些硬体大厂有类似像耐克,阿迪达斯, Under Armour这种,对于战队有一个长期扶植的计画。

  过去,我们看到的大多是所谓大厂在行销广告效益的短期回馈再评估,然后越来越少。

  我建议的是:要扶植台湾电竞,应该是要多一点企业社会责任,以扶植的角度,集中资源,把生态建立起来,电竞是一个强调从16岁以上才进入的产业,我们如何在这个节点,结合台湾几个硬体大厂,做一个团队战力的展现,这会比用单纯行销效益层面去考量要好许多。不然当你看到自己的硬体品牌,在世界赛的时候,是去赞助其他赛区的电竞团队获赛事,其实我蛮难过的。如果这种最直接相关的厂商都不愿意投入,其他的资源怎么会进来?

你可能喜欢的

全部评论(0

发表评论

把您的看法发表出来,大家一起来讨论讨论! ( 可输入250字,剩余250个 )

说点什么吧

最新时事新闻

投票民意调查 (多选题)

现在投票

投票民意调查 (单选)

现在投票